gesd
最美徐圩人—王緒志

王緒志原是西港工區的一名產鹽工人,2014年轉崗到悅升公司,2015年成為灑水車駕駛員。當他的手握上這枚“方向盤”后,就和他的保潔事業解下了不解之緣。

每天的清晨五、六點鐘,當初升的太陽灑向這片充滿生機的大地,王緒志已經開始了他一天的工作。灑水車的工作,遠不像人們想象的那么簡單,一年里除了嚴冬和雨雪天外,每天均要進行沖洗水,作息時間完全顛倒,早上人們上班前和中午人們休息時,灑水車便要開始作業,10噸的灑水車一個臺班要加七、八次水。夏季,炎熱的馬路蒸發著陣陣熱浪,灑水車駕駛室里中午達到近50度的高溫;初冬寒意襲人,徹骨的自來水直刺雙手;工作中,經常會被銹蝕失靈的消防栓淋濕衣服,沖洗路面時產生的水流,有時難免會濺到過往車輛或行人身上,時常還會遭到一些人的誤解和辱罵。王緒志就有這樣的經歷。一次他在海濱大道進行澆灌綠化帶工作,一名駕車游覽的中年男子不顧灑水車的警示笛音,好奇地走近灑水車觀望,被淋濕了衣服,但這名中年男子卻跑步繞到慢行的車前攔下灑水車,要求王緒志予以賠償。為了不誤工作,保證按時完成澆灌作業任務,王緒志只得無奈地了自掏30元錢賠給這位無理取鬧的人才算了事。事后有的同事紛紛替他鳴不平,有的說他傻,他憨厚的笑著說,自己掏點小錢沒事,萬一澆水遲了,那些補植的樹苗就毀了,咱公司得賠多少錢?

王緒志就是這樣,時刻以工作為第一,即使犧牲小我利益。有這樣一組數據:王緒志平均每天作業七、八個小時,開車行徑路程約160多公里,如果遇有重大突擊保障,則行程達240多公里。從未休過年假,一年里休假不超過二十天,經常加班、值班,很少請假。由于長期辛勞,剛剛過四十歲的他,頭發已經開始發白了,腰也疼痛了。有一回,在體檢中,王緒志被檢查出轉氨酶數值過高,醫生建議他請假治療,但王緒志非但沒有請假,還夜以繼日的奔波在工作崗位上。他說,公司保障任務需要他。每天晚上都央求醫務人員再等他一會,連續十幾天,晚上十點才到醫院掛點滴。王緒志的拼搏精神真讓人敬畏,但他將熱情留給了工作,卻將歉疚留給了家人。

王緒志每天早出晚歸,家中瑣碎雜務一點也顧不上。家中兩個孩子成天見不到他,連想他給他打個電話,正在駕車作業的王緒志直接拒接。正在上小學的兒子說,真希望天天下雨,爸爸早上就不要上班,可以做早飯給我吃,還可以送我去上課。孩子的話語透著幾分天真幼稚,也透著對父親陪伴的期待。今年五一節,已經許久沒有休過假的王緒志,答應陪妻子和兩個孩子到位于猴嘴的新家住上幾天。可是剛進家門,就接到公司領導打來的電話,第二天要進行突擊保障任務。王緒志十分愧疚的看向妻子和孩子們,當天晚上就趕回了徐圩的家,只為了第二天早上四、五點鐘好干活。王緒志不僅是對孩子,對父母也深懷歉疚。王緒志的父母親身體都不好,父親患有氣管炎、高血壓,母親有高血壓和糖尿病。一年春節前夕,母親因糖尿病并發癥引起眼疾,什么也看不清,正在工作的他,只能讓弟弟帶著母親到新浦眼科醫院檢查,母親住院治療十幾天,又因為手術出現輕微腦血栓,后又轉第一人民醫院繼續住院治療,母親一住就是二十天。后來弟弟又輾轉帶著母親去往南京醫科大學附屬醫院治療。而這一切過程中,作為家中長子的他,卻沒能多去探望母親,只能在這邊通過電話知悉母親的狀況。王緒志忍著心中難過說,工作任務離不開他,顧得上一邊,顧不上另一邊,人總得有點奉獻精神。直到母親康復歸來,王緒志才舍得請了一次假,租了車早上五點出發去往南京接父母,沒等停留,當天一點已趕回家中。安頓好父母,他又忙于工作,只為了能在過年時為大家把路沖洗干凈。為此,妻子責備他,你這么拼命到底是為了什么?但他卻覺得,人不能只考慮自己得失,身為公司員工,要為公司形象著想,要有員工精神。王緒志一直秉持著這樣的信念。哪里綠化澆灌,哪里路面污染,哪里突擊降塵,哪里就有王緒志。尤其是在近幾年的重大突擊保障工作中,灑水車工作時間和使用率明顯加大,只要工作需要,王緒志從不強調個人原因,隨時隨叫隨到。王緒志將全部精力全然奉獻給了工作,困了就在車上打個盹,餓了就啃塊面包,甚至有時為了搶任務,連續兩三個中午沒吃午飯也是常有的事。而對這一切,王緒志從沒有過怨言。這就是悅升公司一名普通灑水車駕駛員王緒志不普通的工作和生活,正是靠著無數個普通的王緒志,默默的傾情付出,才有著悅升公司轉型發展事業的蒸蒸日上;正是有著鹽場人激情昂揚的奉獻精神,才奏響了悅升公司發展壯大的騰飛之歌。(晁華)